中国首家全高解析音乐服务平台

罗西尼:贼鹊序曲

柴科夫斯基:胡桃夹子组曲

柴科夫斯基:天鹅湖组曲

约翰·施特劳斯:蝙蝠序曲

约翰·施特劳斯:皇帝圆舞曲

约翰·施特劳斯:吉普赛男爵

约翰·施特劳斯:蓝色多瑙河

雅科比·盖德:嫉妒探戈


-------------------------------------作曲家简介-------------------------------------


焦阿基诺·安东尼奥·罗西尼 Gioachino Antonio Rossini (1792-1868)

以喜歌剧闻名的罗西尼于1792年2月29日出生于意大利的佩萨罗,因为每四年才有一个闰年,所以等他过第十八个生日时,他已经七十二岁了。他说这样可以省去许多麻烦。在过生日的前一天,有一群朋友来告诉他,他们集了两万法郎,要为他立个纪念碑。他听了说:“浪费钱财!给我这笔钱,我自己站在那里好了!” 罗西尼是城镇小号手朱塞皮的独生子,母亲是一位才华横溢的歌唱演员。父亲因评论政局而入狱多年,焦阿基诺是由在博洛尼亚任喜歌剧女主角的母亲抚养大的。罗西尼幼时当过铁匠的学徒,也曾在教堂唱歌,在剧院演奏羽管键琴,1806年在凯瓦利埃·朱斯蒂的资助下进入博洛尼亚爱乐学校师从父斯坦利斯拉奥·马泰伊学习对位。在学习期间就创作了第一部歌剧《德梅特里奥与波利比奥》,18岁毕业时写的独幕喜歌剧《婚姻契约》在威尼斯首演,获得成功,之后的12个月内他又写了6部独幕歌剧。1812秋年他的《试金石》在米兰斯卡拉歌剧院首演,1813年的正歌剧《坦克雷迪》和喜歌剧《意大利女郎在阿尔及尔》于威尼斯的公演使他从此名扬海外。罗西尼在创作中所展示的旋律天赋、细腻的的戏剧冲突、令人忍俊不住的幽默、十足的韵律感都使他的歌剧强有力的感染了观众。1814年那不勒斯的两家歌剧院都聘请他任音乐指导,1815年罗西尼为那不勒斯圣·卡洛剧院写的二幕歌剧《英国女王伊丽莎白》第一次把声乐装饰音全部写在了乐谱上,从而使大牌的歌剧演员就没有机会将自己杜撰的加花音放到音乐中去,保证了歌剧的统一性不致受到破坏。由罗西尼所开创的意大利的歌剧时代,再经过多尼采蒂、贝里尼直至威尔第所形成的美声风格,使意大利至今仍为声乐艺术的圣殿,他们对声乐艺术的贡献是无人能及的。


彼得·伊里奇·柴可夫斯基 Peter Lynch Tchaikovsky(1840 - 1893)

十九世纪伟大的俄罗斯作曲家、音乐教育家,被誉为伟大的“俄罗斯音乐大师”和“旋律大师”。

柴可夫斯基1840年5月7日生于矿山工程师兼官办冶金工厂厂长家庭。1859年毕业于彼得堡法律学校,在司法部任职。1861年入俄罗斯音乐协会音乐学习班(次年改建为彼得堡音乐学院)。1863年辞去司法部职务,献身音乐事业。1865年毕业后,在莫斯科音乐学院任教,同时积极创作,第一批作品问世。受富孀梅克夫人资助,1877年辞去教学工作专事创作。1878-1885年间曾多次去西欧各国及美国旅行、演出。1893年6月荣获英国剑桥大学名誉博士学位。同年10月底在彼得堡指挥《6号悲怆交响曲》首次演出后不久即去世。

他的作品反映了沙皇专制统治下的俄国广大知识阶层的苦闷心理和对幸福美满生活的深切渴望;着力揭示人们的内心矛盾,充满强烈的戏剧冲突和炽热的感情色彩。

代表作品有:第四、第五、第六(悲怆)交响曲,歌剧《叶甫根尼·奥涅金》、《黑桃皇后》,舞剧《天鹅湖》、《睡美人》、《胡桃夹子》,第一钢琴协奏曲、小提琴协奏曲、《罗科主题变奏曲》、第一弦乐四重奏、钢琴三重奏《纪念伟大的艺术家》、交响序曲《1812年》、幻想序曲《罗密欧与朱丽叶》、交响幻想曲《里米尼的弗兰切斯卡》、意大利随想曲、弦乐小夜曲以及大量声乐浪漫曲。


约翰·施特劳斯 Johann Strauss(1825-1899)

奥地利著名的作曲家、指挥家、小提琴家。他自幼酷爱音乐,7岁便开始创作圆舞曲,一生写了四百多首乐曲,包括圆舞曲、进行曲以及其他音乐体裁的乐曲,其中以《蓝色多瑙河》《维也纳森林叙曲》《春之声》等曲最为著名。这些作品优美动听、充满生活气息,反映了人民群众热爱生活、乐观向上的思想感情,深受人民群众喜爱,他由此被人们称为“圆舞曲之王”。约翰·施特劳斯与父亲同名,两人都以创作圆舞曲而闻名于世。为区别起见,人们在它们的名字前面分别加上“老”、“小”二字。老约翰·施特劳斯被人们称为“圆舞曲之父”。


--------------------------------------作品简介--------------------------------------


贼鹊

歌剧《贼鹊》是罗西尼创作的第二十一部歌剧,1817年首演于意大利米兰斯卡拉歌剧院。作品创作于欧洲连年战争岁月之后,迎合了民众渴求安宁的情绪。在这部歌剧中,罗西尼以其特有的手法淋漓尽致地表现出皆大欢喜的喜剧气氛,从而使罗西尼成为当时的风云人物。

这部歌剧的剧情围绕着一把银匙的下落和作为小偷的一只喜鹊而展开,描写了一个美貌的少女被误判绞刑而最后获释,以及她的父亲同时被赦免的故事。

与罗西尼其他的许多序曲一样,歌剧《贼鹊》序曲也采用了奏鸣曲形式。乐曲开始时是一段庄重豪迈,扣人心弦的小鼓滚奏,为即将出现的进行曲风格的合奏音乐定下了基调。鼓乐尚未停息,合奏部分的主题便雄壮而豪放地出现了(片段1)。序曲的第二主题首先出现在双簧管上(片段2),并经过多次反复,强度逐渐加大,最后达到了暴风雨般的高潮。这种"渐强"是罗西尼惯用的手法,几乎在他的每首歌剧序曲中都可以听到这种渐强乐句,这几乎成了他的一种癖好,罗西尼的同时代人甚至给他取了一个外号:"渐强先生。"但这是一种绝妙的癖好,在加强气氛、使人振奋、增强戏剧感染力等诸多方面都起到了良好的作用。 这种方式被后人称为"罗西尼式的渐强"。


胡桃夹子

《胡桃夹子》是两幕三场梦幻芭蕾舞剧,由俄罗斯著名作曲家柴可夫斯基作于1892年。剧本是彼季帕根据恩斯特·霍夫曼的童话《胡桃夹子和鼠王》及大仲马的改编本写成的。

作者从舞剧中选了六首曲子作为《胡桃夹子组曲》,同年3月7日在一次交响乐演奏会上首演,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同年12月6日舞剧在彼得堡首演。 这部作品是柴科夫斯基三部芭蕾舞剧代表作品之一,也是世界舞蹈舞台上久演不衰的舞剧精品之一。共选用八首乐曲,分成以下三个乐章:

第一乐章:小序曲

第二乐章:有特色的舞曲(包括进行曲、糖果仙子舞曲、特列帕克、阿拉伯舞曲、中国舞曲、芦笛舞曲)

第三乐章:花之圆舞曲


蝙蝠序曲

蝙蝠序曲是奥地利作曲家小约翰·施特劳斯用其所作轻歌剧《蝙蝠》中动听的旋律缀合而成的,也是整部歌剧最著名的一首乐曲。该曲经常作为音乐会的演出曲目之一,可以调动听众热情。

序奏:A大调—活泼的快板。蝙蝠序曲的序奏部分采用三部曲式,乐曲以一个速度为甚快板的全奏开始,热烈而欢腾。之后在整个乐队轻柔的伴奏下,双簧管奏出充满生机的主题,流露出明显的喜剧色彩。这一旋律选自第三幕中埃森斯坦的咏叹调主题。

第一部分:小快板—A大调转D大调。该部分的两个主题是华丽而流畅的,成功地揭示出全剧的喜剧内容。第一主题为A大调,在中提琴、大提琴、低音提琴的轻微的拨奏下,小提琴悠扬的奏出了旋律,随着颤音的出现,圆号奏出属七和弦,为进入D大调作出准备。而第二主题恰恰承接上部分,依然由小提琴奏出,其它弦乐器以弹拨方式伴奏。随后,短笛奏出了颤音,准备迎接下一主题。

第二部分:圆舞曲节奏—G大调。序曲的第二部分是整个序曲的中心,具有小约翰·施特劳斯所拿手的“维也纳圆舞曲”风格,集中体现了小约翰·施特劳斯音乐的特色,欢快而有力的圆舞曲主题选自歌剧第二幕终场前舞蹈场面的配乐。也正因为旋律如此欢快,该主题在ipod曲库中被称为“蝙蝠圆舞曲”或“你和我圆舞曲”,并将主题用于动画片《猫和老鼠》的《万能指挥家》中。主题开始由弦乐奏出,待重复过后,小提琴、长笛在高音区奏出旋律,情绪愈加激昂。

第三部分:行板—e小调。这一部分选自歌剧第一幕中的三重唱《只剩下我留在家里》,曲调在弦乐伴奏下由双簧管奏出,略带哀婉动人的色彩,轻盈而舒缓。但伤感的音乐是暂时的,乐队在不知不觉中转调,准备奏出下一部分。

第四部分:很快的快板—E大调。该部分是波尔卡舞曲的形式,开始由小提琴、长笛奏出,随后发展至整个乐队,将乐曲推向第二个高潮。在卡通剧《猫和老鼠》第三十四集《万能指挥家》中,也出现了序曲的该部分。

重复部分。乐曲的主题再现时,第二、第三部分的旋律同为A大调,将主题升高大二度更有益于增添趣味,调动听众激情,使欢乐的气氛更为浓郁。主题再现后,序奏部分接踵而至,将音乐推向白热化的高潮,在热烈的气氛中结束于A大调。


皇帝圆舞曲

奥地利作曲家小约翰·施特劳斯(Johann Strauss)作于1889年秋,同年10月在柏林王宫庭园舞厅由作者亲自指挥进行首次演出。当时作者担任宫廷舞会乐长,曾创作两首以皇帝为题材的圆舞曲,另一首是为庆贺奥皇即位40周年而作的《皇帝庆典圆舞曲》(Op.434),写于1888年。而本首《皇帝圆舞曲》以华丽的旋律、典雅的风格胜过前者,且广为流传。


吉普赛男爵

奥地利作曲家小约翰·斯特劳斯于1884年创作的歌剧作品,1885年10月24日在安迪亚维恩剧院首演。和他的另一部重要作品《蝙蝠》一样,它是世界各地歌剧院的标准戏码,受到许多人的亲近与热爱。

1883年,为了作品的上演,约翰·斯特劳斯应邀前往布达佩斯,这时和匈牙利作家姚凯伊(Maurus Jokais)相识,于是委托他根据自作的小说《莎菲》改写成歌剧剧本,可是姚凯伊的剧本对轻歌剧来说并不适合。于是这个剧本又由施尼扎(Jgnaz schnitzer)彻底改写,最后成为《吉普赛男爵》的剧本。这部歌剧洋溢着维也纳风轻快的气氛,也飘散着匈牙利的异国气息,是多彩多姿的作品。不过,剧中的喜剧要素并不太多,在我们耳边回荡的几乎是充满哀愁感的曲调。特别是莎菲所唱的吉普赛之歌等,都扣人心弦。这部轻歌剧的另一特色是重唱曲特别美,如第一幕的终场合唱非常精彩,远远超过了轻歌剧的水准。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