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家全高解析音乐服务平台

阿尔班·贝尔格:小提琴协奏曲

谢尔盖·拉赫玛尼诺夫:D小调第一交响曲,作品13


-------------------------------------作曲家简介-------------------------------------


阿尔班·贝尔格 Alban Berg(1885-1935)

勋伯格高徒,与勋伯格、韦伯恩开创“新维也纳派”,表现主义音乐的代表人物。他在作曲技法上的探索为整个20世纪音乐带来了一场革命。

1904年开始,贝尔格跟随勋伯格学习,此前他几乎没有受过正规音乐培训。学习四年后,他写了作品第一号,单乐章的《钢琴奏鸣曲》。虽然作品的黯淡色调和浪漫主义晚期的忧郁风格在一定程度上受勋伯格和马勒的影响,但作品的丰富素材和无比自信无疑是大师手笔。1910年的《弦乐四重奏》是贝尔格在勋伯格门下创作的最后一部作品,随后贝尔格就彻底背弃了一部作品必须具有一个主调的调性原则。1911年他与Helene Nahowski结婚,这一时期的音乐受到了他们爱情的影响。

1915到1917年间贝尔格在奥地利服兵役,并于1917到1920年间创作了杰作——歌剧《沃采克》(基于格奥尔格·毕希纳的剧作)。尽管音响上极其复杂,但他对士兵沃采克充满同情与人性的描绘,强烈的戏剧张力几乎令人无法承受,深深地感染了观众。

1925年贝尔格完成为钢琴、小提琴和13件木管乐器而作的《室内协奏曲》,1935年贝尔格受委约创作《小提琴协奏曲》,纪念马勒遗孀阿尔玛与建筑师瓦尔特·格罗皮乌斯(Walter Gropius)的女儿玛侬。贝尔格还将巴赫众赞歌《我心满足》(Es ist genug)写入最后乐章,形成动人的挽歌,作品很快完成。但是他再也听不到自己作品的演出:1935年12月,贝尔格死于败血症,《小提琴协奏曲》成了他的安魂曲。

贝尔格重要作品还包括《璐璐》、《抒情组曲》等。


谢尔盖·拉赫玛尼诺夫 Sergei Rachmaninoff(1873-1943)

二十世纪世界的古典音乐作曲家、钢琴家、指挥家。

拉赫玛尼诺夫一方面是浪漫主义时代的代表,而另一方面,他的音乐里又有接近20世纪作曲家的许多现代元素。如何成功把这两种风格相融合成为其创作之谜。毋庸置疑,许多作曲家在自己的创作生涯中不断改变、完善着自己的风格,事实上每一位大师的风格都具有自己的演变过程。但是浪漫主义风格和20世纪的音乐风格处于特殊的相互关系。在上世纪初相继出现了几个新的风格,诸如新古典主义、新浪漫主义,表现主义风格及其他一些风格,这些新风格的创作纲领与传统的浪漫主义大相径庭。

拉赫玛尼诺夫的浪漫主义风格与现代风格浑然一体,他个人一贯沿用的创作风格已被世人所熟悉,许多总的特点甚至贯穿了作者一生的创作。常人看来格格不入的元素在拉赫玛尼诺夫的作品中被神奇地融合在一起,诸如浪漫主义情怀、大小调体系中的丰富调式和其他一些现代风格(例如爵士乐元素和在帕格尼尼主题狂想曲中类似肖斯塔科维奇的入侵主题)等。

无论作为作曲家,还是舞台上的钢琴演奏者,拉赫玛尼诺夫创作出的形象是一致的。据同时代人回忆,他的表演因声音的特殊力度而令人惊叹,这力度并非体现于外在,也不是表面的精湛演奏技能。能够最准确体现拉赫玛尼诺夫钢琴演奏声音质量的词汇是声音的“雄浑”。这种雄浑包含着钢琴乐器的完美表现力、演奏者的精湛表演、动感的力量体现、钢琴音质的美感。


--------------------------------------作品简介--------------------------------------


d小调第一交响曲

拉赫玛尼诺夫的《d小调第一交响曲》,是一首曾令作曲家本人丧失信心的“败笔”,为此,它不得不借助包括催眠疗法在内的各种方法修复精神上的创伤。但我却认为这同样是一首值得细细品味的力作!此曲作于1895年,两年后由格拉祖诺夫在圣彼得堡首演,作品一开头便是一个不和谐的和弦,十分具有张力,似乎预示着人们:阴森的现实是难以驱散 的。接下来是一段忧郁的奏鸣曲式的主题,在一段行板的进行中,给人感觉仿佛是一个暮年的俄罗斯人在回忆他所经历的坎坷的一生-----那是集悲凉与不屈于一身的复杂的人生经历。这个第一乐章并不很快,而是一种在缠绵中慢慢前进的坚持,在愈发铿锵的铜管乐中我仿佛看到了一只从团团乌云中冲出来的雄鹰-----虽然它已经年近古稀。最后,第一乐章在激动的气氛中结束,但不安的弦乐却始终告诉我们:乌云还将笼罩在俄罗斯大地的上空!忧郁的气氛在第一乐章就告诉人们:这是来自俄罗斯的音符,因为,从这个乐章的主题中,有着太鲜明的俄罗斯所特有的伤感,他让人无法不联想起圣彼得堡常有的阴暗天气(的确,两年前我在那里度假时,一直都是阴云不散,时不时下起细雨,海风阵阵吹来,走在古老而狭窄的街巷,有时的确会给人以压抑的感觉。),无法不联想起十九世纪末那个困境中的末代沙皇统治下的黑暗社会,也无法不联想起托尔斯泰在临终前那双含着对这片土地无限留恋与遗憾的苍老的眼睛……

第二乐章是一段不长的快板,起伏较第一乐章明显了许多,在这里我听到的似乎不再是那让人窒息的哀愁,而是在孕育着力量的海浪,但这不是巨浪滔天-------那是一潮盖过一潮的积蓄着的力量。但仍不是愉悦的旋律,我从中似乎感受到我们每个人就像这一浪一浪的乐音------不可能总是一帆风顺地行进,有挫折有奋进,有高潮也有低谷,当我们陷入困境时,我们应当坚信,下一个高潮离自己已不再遥远,如果人生毫无跌宕起伏又有什么意思呢?而且,在这忧郁尚未抹去的乐章里,我们还时常能听到一小段隐藏在主题下的舞蹈般的旋律,这也是拉赫玛尼诺夫最让我欣赏的地方-------将无尽的力量潜藏于弥漫无边的忧郁之中,给人以期待!

第三乐章,宽阔的广板,听到这段音乐,我的脑子里渐渐淡忘了圣彼得堡繁华的街巷,眼前不再是冬宫广场前的高大的石柱-------我仿佛置身于一片原始而一望无际的西伯利亚白桦林,大雪漫天下着,周围的一切都是白的,只有天空是半透明的灰色,隐约着还能看到些蓝色。地面是那样平坦,傍晚,一个孤独者在沉思中漫步在这寥无人烟的雪地,他不知去向何方,他一边走一边回忆着自己的童年、青年、回忆着曾经的奋斗,他不想离开城市------他喜欢周末带着妻子与孩子在涅瓦河上游荡,喜欢到十二月党人广场去转转。可是,他又迫不急待地想逃离城市,他无法忍受俄罗斯黑暗的现实,他失望、彷徨、无奈,最终他选择孤身一人走向大自然,去寻找一份清静而单纯的心境,尽管他不知道这皑皑大雪的迷雾深处意味着什么。音乐在长段的广板中缠绵不断地吐露着忧伤,铜管时不时奏出不安的滑奏给人以恐惧,这似乎预示着一个黑暗社会深处潜藏的巨大危机正在酝酿------同时,我看见那个孤者也正怀着绝望向着那未知的白桦林深处一步一步地走去!这个乐章在渐弱的弦乐中隐去,留给人们的是无尽的深思与理不清的忧伤……

“在我看来,欢快的旋律从不应来得过于轻而易举……”,这是拉赫玛尼诺夫的一句名言,似乎这也是他最具代表性的音乐哲学。《第一交响曲》在前三个乐章都是将作曲家内心无尽的怅惘以不同的心境吐露给这个世界,似乎一切都已绝望。然而,在乐曲的终乐章,我们却听到了另一种声音。第四乐章一开始,便是一个有力的带有进行曲性质的号角般的旋律,在弦乐宏大的齐奏中,小号、大号等铜管乐器以鼓点的节奏吹出有力的根音------那是一种觉醒的号角!但接下来又是一小段暗淡旋律-------正是因为现实仍然不尽人意,所以我们要积极地奋起,不甘于在黑暗中被生活遗忘。在一段稍激动的符点乐句过渡后,弦乐又是以拉赫玛尼诺夫最为常用的技法表现着深藏着的忧郁:大篇幅的宽广而极富歌唱性的旋律齐奏,同时定音鼓穿插着富有潜力的伴奏,这让我又想起了那让我百听不厌的“拉二”第一乐章催人泪下的主旋律,还有第三乐章的副部主题,伤感-----却永远不会被摧毁!第四乐章最精彩的部分是接下来充满热情的快速乐段,将全曲推向顶峰。这时,我看到了希望,这是现实而绝非遐想,这是海燕“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的召唤;是勇者对“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的信念!这便是拉赫玛尼诺夫音乐中最宝贵的精华:在伤感中练就力量,正如他那忧郁却不气馁的眼神!但无尽的忧郁仍无法散尽,乐曲最后又回到了那弥漫开来的黯然而压抑的氛围,似乎那个在远处漫漫前行的孤者又朦胧地出现在我的眼前,但他已不再绝望-----宏大的打击乐和铜管共同在忧伤的乐音的上空奏出了充满希望的和弦,全曲在一片辉煌中结束。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