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家全高解析音乐服务平台

彼得·伊里奇·柴可夫斯基:罗密欧与朱丽叶(根据莎士比亚原著创作的幻想序曲)

弗雷德里克·肖邦:降E大调平稳的行板与辉煌的大波罗乃兹,作品22 

德米特里·肖斯塔科维奇:C大调第七交响曲“列宁格勒”,作品60


-------------------------------------作曲家简介-------------------------------------


彼得·伊里奇·柴科夫斯基 Peter Ilyich Tchaikovsky(1840-1893)

俄罗斯浪漫乐派作曲家彼得•伊里奇•柴科夫斯基是俄罗斯最伟大的作曲家之一。他出生在俄国维亚特斯基省的一个贵族家庭,10岁在彼得堡法律学校读书时,便开始学习钢琴和作曲。23岁入彼得堡音乐学院学习作曲,毕业后到莫斯科音乐学院任教。1877年,他辞去音乐学院的教授职务,在梅克夫人的资助下,从事专业音乐创作,很多优秀作品便是这时期所作的。1893年10月28日,柴可夫斯基在彼得堡亲自指挥首演他的代表作品《第六交响曲》,9天后便因为身染重病离开了人世。

柴科夫斯基的音乐作品被称为“俄罗斯之魂”,原因在于他的音乐真挚、热忱,注重对人的心理的细致刻画,充满感人的抒情性,同时又带有强烈的、震撼人心的戏剧性。他的音乐旋律具有俄罗斯民族那种特有的风格,其和声浓重、丰满,显露着作曲家本人的个性气质,富有难以言传的魅力。一百多年来,柴可夫斯基的音乐作品,以深刻的思想内容和高度的艺术性,广为世界人民喜爱,成为人类音乐宝库中的珍品。

柴科夫斯基的作品繁多,体裁广泛,仅大型作品就有:10部歌剧,以《叶甫盖尼•奥涅金》和《黑桃皇后》最为著名;6部交响曲,以《第五交响曲》和《第六交响曲》最为著名;4部协奏曲,以《降b小调第一钢琴协奏曲》和《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最为著名;3部舞剧——《天鹅湖》、《睡美人》和《胡桃夹子》;以及幻想序曲《罗密欧与朱丽叶》、《一八一二序曲》、《意大利随想曲》和钢琴套曲《四季》等等。



弗雷德里克·肖邦Fryderyk Chopin(1810-1849)

波兰作曲家、钢琴家弗里德里克·肖邦1810年3月1日生于华沙近郊,父亲是法国人,侨居华沙任中学法文教员,母亲是波兰人。肖邦从小就表现出非凡的艺术天赋,六岁开始学习音乐。1830年11月华沙起义前夕,肖邦离开祖国经维也纳到法国巴黎定居。在维也纳,肖邦结识了西欧文艺界许多重要人物,包括德国诗人海涅,匈牙利音乐家李斯特等,特别是与法国女作家乔治.桑的关系,对肖邦的思想、生活产生了深刻的影响。从十九世纪30年代初到40年代中期,肖邦的思想和艺术高度成熟,创作上获得极其丰硕的成果。肖邦被誉为“钢琴诗人”。他通过钢琴来表达自己内心的诗意,把钢琴的表现力发挥到了精彩绝伦的境界。肖邦一生创作了大约二百部作品。其中大部分是钢琴曲,著名的有:两部《钢琴协奏曲》、三部《钢琴奏鸣曲》、四部《叙事曲》、四部《谐谑曲》、《二十四首前奏曲》、《二十首练习曲》、《十八首波兰舞曲》、《四首即兴曲》等。


德米特里·肖斯塔科维奇 Dmitri Shostakovich(1906—1975)

特里·肖斯塔科维奇是苏联最重要的作曲家之一,也是世界著名的作曲家之一。1916—1919年上格里亚塞尔音乐小学,开始作曲;1919—1925年在彼得堡音乐学院学习钢琴与作曲。这期间对斯特拉文斯基、勋伯格等现代作家的音乐发生兴趣,自己的创作也倾向现代潮流;1923、1925年先后毕业于钢琴、作曲专业。以毕业作品《第一交响曲》的演出而成名;1927年在华沙肖邦钢琴比赛中获荣誉奖,此后专事创作。20—30年代末写了大量不同体裁、内容的作品。卫国战争开始不久所创作的第七交响曲以强烈对立的音乐形象,表现了苏联人民与法西斯的搏战,在国内外引起强烈反响。他曾用常规的艺术手段表现革命和建设的新题材,音乐明亮、清新,受到了普遍赞扬。1957、1962年先后因《第十交响曲》和《第十三交响曲》的问世而引起过争论,1960年加入苏联共产党;1960—1968年任俄罗斯联邦作曲家协会理事会第一书记;曾任苏联第6~9届最高苏维埃代表;1965年获艺术科学博士学位。共创作约150部作品,代表作品有:第一交响曲、第五交响曲、第七(列宁格勒)交响曲、第十交响曲、第十一交响曲(1905年)、第十三交响曲、清唱剧《森林之歌》、康塔塔《阳光照耀着我们祖国》、无伴奏合唱《十首诗》、声乐套曲《犹太民间诗选》、歌剧《卡捷琳娜·伊兹迈洛娃》(即《姆钦斯克县的马克白夫人》)、管弦乐《节日序曲》、轻歌剧《莫斯科的李花村》、钢琴五重奏及大量电影音乐等。肖斯塔科维奇曾经荣获苏联人民演员称号(1954),社会主义劳动英雄称号(1966),还曾经被授予苏联国家奖章(1941、1942、1946、1950、1952、1968),俄罗斯社会主义联邦国家奖(1974),西贝柳斯奖以及国际和平奖(1954);此外,世界上许多国家的大学和科学院都曾授予他荣誉称号。


--------------------------------------作品简介--------------------------------------


《罗密欧与朱丽叶》

《罗密欧与朱丽叶幻想序曲》是俄罗斯作曲家彼得·伊里奇·柴科夫斯基早期的代表作品,作于1869年(当时作者仅29岁),并于1879年和1880年两次修改定稿。该曲结构宏大,旋律优美,是音乐会上经常演奏的曲目。

《罗密欧与朱丽叶》是文艺复兴时期莎士比亚著名的悲剧代表作之一。故事来源于意大利的民间传说,维洛那城两大家族蒙太古和凯普莱特结下世代宿仇。然而蒙太古的儿子罗密欧和凯普莱特的女儿朱丽叶真心相爱,爱情的力量使这对情人敢于冲破一切封建阻力,在神父劳仑斯的帮助并主持下秘密成婚,但由于中世纪封建的桎梏,男女主人公最终放弃了生命,他们用生命的代价换来两大家族的言归于好。这部悲剧充满人文主义精神,无情的鞭挞了中世纪封建宗教神学思想,讴歌了人性的自由和人性的发展。这一切对处于19世纪60年代俄国废除农奴制的前后、民主运动的高潮时期“强力集团”的巴拉基列夫和受“强力集团”影响的柴可夫斯基感到无比的震撼和特别的亲切。所以柴可夫斯基欣然接受巴拉基列夫的建议,决定创作《罗密欧与朱丽叶》幻想序曲,初稿于1869年完成,并于1870年和1880年两次修改定稿。


降E大调平稳的行板与辉煌的大波罗乃兹

降E大调平稳的行板与辉煌的大波罗乃兹,作品Op.22,是一首清新、典雅、精致的一首,它具有1830年巴黎特有的优雅气息,也因此被贴上“巴黎”的标签。该曲创作于1830年,最初的名字为《钢琴与管弦乐波罗乃兹》,是献给德·伊斯特男爵的。肖邦在1835年4月26日举行的音乐学院音乐会上首次公开演奏了这支曲子。据涅克说,这也是肖邦惟一一次在管弦乐的伴奏下演奏波罗乃兹。作品的管弦乐部分看起来完全是多余的,它们难以达到预期的效果。后来哈维尔·沙尔文卡重新谱写了管乐部分,听起来谨慎朴素,效果不错,他还运用老练的技巧为序曲部分加上了伴奏。沙尔文卡以弦乐来伴奏主旋律,用木管吹奏尾声,G调夜曲部分的第二主题中暗含着号角的声音,甚至还可以隐约听到五声轻微的三角铁敲击声,而这一切丝毫也没有破坏作品田园牧歌式的质朴氛围。1898年,沙尔文卡在纽约切玲音乐厅举行的一次纪念音乐会上,首次用这种方式演奏了肖邦的作品第22号,受到了普遍的好评。

该曲分为流畅的行板和波罗乃兹两部分。行板部分有点夜曲的味道,不仅曲调流畅,且魅力十足。它酷似威尼斯船歌,平静温和,仿佛不曾在湖面荡起一丝涟漪。直到16小节之后,才从遥远的降E大调上传来正式的波罗乃兹曲调。波罗乃兹部分为3段体,扩大的尾声好像是第四段。第一段,第一主题降E大调、降B大调;第二段,由降E大调转F小调、G小调而回归E大调,副主题降E大调、C小调;第三段为第一段重复。对于行板部分,涅克曾有这样的评介:“令人想起悠闲安静、光芒四射的湖,轻快的小舟滑行在透明平静的湖面上,偶尔有岸边的倒影,然后小舟又继续滑行。”如果非要说它的缺点,那就是太长了些,让听者没有喘息的机会。


C大调第七交响曲“列宁格勒”,作品69

C大调第七交响曲,又名列宁格勒交响曲,前苏联作曲家肖斯塔科维奇的作品。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苏德战争爆发后,前苏联政府马上总动员艺术界“为祖国而战”,由此产生了许多伟大的爱国主义作品,这部交响曲就是其中的佳作。作者肖斯塔科维奇表示:“此曲是战斗的诗篇,是坚强的民族精神之赞歌。”全曲的气势极其宏伟壮大,终乐章的音响更是震耳欲聋。

全曲共分四个乐章:

第一乐章:中庸的稍快板。首先呈示出“人的主题”, 描绘的是战争之前安宁的生活。小提琴明朗平稳地奏出主题,接着是肖斯塔科维奇作品中常见的气息很长的木管独白。突然,远方传来的鼓声击碎了和平的美梦,出现了进行曲风格的“战争主题”。

第二乐章:稍快的中板,三段体诙谐曲乐章。相传作曲家这样描述本乐章:“……这是对愉快的事情,人生快乐插曲的回忆。但悲哀的情绪笼罩着这种回忆……”乐章主部由第一小提琴轻松奏出的主乐念,以及由此而产生的弦乐器那强烈的节奏背景,还有双簧管优雅的副乐念等构成。双簧管的副乐念由低音竖笛接替,竖琴长笛的低音伴奏部分很有特色。此乐章可以说是最具肖斯塔科维奇风格的音乐。

第三乐章:慢板至最缓板。 自古以来人们都说:“俄罗斯人对自己的祖国和土地有着一种深厚的挚爱。”这一乐章在于表现“对自然的美之敬意”,犹如俄罗斯大地上郁郁葱葱、无边无际的原始森林一般。

第四乐章:不太快的快板转中板。由定音鼓呈示出类似贝多芬“命运主题”动机的短暂导入部后,主题由弦乐器齐奏展示,然后进入自由发展的主部。依照肖斯塔科维奇的本意,这个终乐章在于表现“胜利之来临”。 最后,第一乐章“人的主题”由铜管乐器强有力地奏出,在排山倒海般的凯歌之后,四个定音鼓奏出乐章的中心主题,全曲结束。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