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家全高解析音乐服务平台

乔治·格什温:交响音画《波吉与贝丝》(罗伯特·罗素·贝内特改编)

周龙:琵琶协奏曲《霸王卸甲》

安东宁·德沃夏克:E小调第九交响曲“自新世界”,作品95

 

 

---------------------------------作品简介-------------------------------

 

格什温《波吉与贝丝》组曲

      20世纪最具爵士色彩的作曲家格什温以《波吉与贝丝》这出描写美国黑人生活的爵士乐歌剧,赢得了“黑人音乐的林肯”的美誉。这部歌剧描述一对黑人青年男女波吉与贝丝的爱情故事。格什温以爵士和蓝调音乐的风格加入到传统的舞台歌剧中,在整出剧中让我们看到二十年代美国南方黑人在贫困和现实的压迫下,如何寻找他们生命中的彩虹和希望。《波吉与贝丝》自1935年首演以来,已成为音乐史上最为经典的“变体”,因为它是第一出黑人的歌剧,也是爵士乐首度以歌剧的形式在剧院中演出。这部歌剧使格什温的创作达到了顶峰。剧中的多首主题曲,如《我爱你,波吉》、《夏日时光》、《我一无所有》、《不必如此》、《贝丝,你现在是我的女人了》等都被广为传唱。这些优美动人的旋律后来被改编为交响乐组曲,在音乐会上演奏,受到人们的热烈欢迎。


周龙琵琶协奏曲《霸王卸甲》

    《霸王卸甲》,著名的汉族琵琶大套武曲,全曲共分十六段。该曲和《十面埋伏》同样都是取材于楚汉相争的垓下之战。不同的是,《十面埋伏》的主角是刘邦,而《霸王卸甲》的主角是项羽。此琵琶乐曲沉闷悲壮。民乐中,没有哪一种乐器能像琵琶这样富于戏剧性,它的音色,韵味,都有着戏剧的情节性和内在的张力,像古琴、古筝、洞萧,都更注于一种抽象情绪的铺张和延续,而在琵琶这里,描述情节的细致入微,刻画人物的张扬尽致,都是其它民乐乐器不能比拟的,所以在琵琶乐曲中,出现大量的、风格迥异的叙事性作品,也就不足为怪了。

    《霸王卸甲》是其中的一首。它是一首琵琶传统武套乐曲,和另一琵琶传统武套曲《十面埋伏》的内容完全是一样的,都是以为期五年的楚汉相争中的垓下之战为题材。但是两首曲目描写的角度不同。《十面埋伏》是站到刘邦一边,着重写刘邦汉军勇武的雄姿,决战的胜利的以及凯旋的英雄气概,而《霸王卸甲》则是站在项羽一边,着重渲染了楚霸王交战失利,一蹶不振而至别姬自刎的英雄悲剧,对这位名躁一时的历史人物给予了同情和赞扬。传说虞姬在项羽听到楚歌声而自为诗后和曰:“汉失已落地,四面楚声中,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苏轼也曾做诗:“帐下佳人拭泪痕,门前壮士气如云,苍皇不负君王意,只有虞姬与郑君。”京戏《霸王别姬》名闻中外,琵琶曲《霸王卸甲》则给人带来更深刻的感受。


德沃夏克《第九交响曲“自新世界”》

    德沃夏克的《第九交响曲“自新世界”》。是捷克作曲家最重要和最有价值的作品之一。1892年,美国纽约国家音乐学院聘请德沃夏克出任该院的院长,德沃夏克则应邀赴美。这部交响曲即是德沃夏克在美国停留的将近三年期间内创作的,于1893年12月16日在纽约首演。

    这部交响乐实际上是作曲家对于美国所在的“新世界”所产生的印象的体现,作品中虽然有类似“黑人灵歌”与美洲“印第安民谣”的旋律出现,但德沃夏克并非原样照搬不动地将这些民谣歌曲作为主题题材,而是在自己的创作乐思中揉进这些民谣的精神而加以表现,因此富有很浓郁的多民族异域风情。其中最为著名的第二乐章是表达作者思乡之情最贴切、最感人的伟大乐章,经常被改编成各种版本以不同的方式演出。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