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家全高解析音乐服务平台

卡米尔·圣-桑:酒神之舞,选自《参孙与达丽拉》

霍华德·汉森:降D大调第二交响曲“浪漫”,

作品30(中国首演)

塞缪·巴伯:小提琴协奏曲,作品14

 

 

---------------------------------作曲家简介-------------------------------

 

卡米尔·圣-桑 Charles Camille Saint-Saens (1835-1921)

    夏尔·卡米尔·圣-桑是一位浪漫派的法国钢琴及管风琴演奏家,也是一位多产的作曲家。他是法国民族音乐协会的创始人之一,积极从事音乐活动,又以钢琴家和指挥家身份到各国演出。其创作技巧纯熟,作品数量超过170部,几乎涉及每个音乐领域。他的作品旋律流畅,和声典雅,结构工整,配器华丽,色彩丰富,通俗易懂,对法国乐坛及后世有着深远的影响。其代表作有管弦乐组曲《动物狂欢节》、交响诗《骷髅之舞》、《第一大提琴协奏曲》和小提琴与乐队的《引子与回旋随想曲》等。


塞缪尔·巴伯( Samuel.Barber,1910~1981)

    巴伯是美国作曲家, 曾在柯蒂斯音乐学院学习钢琴、声乐、指挥和作曲。他继承并发扬了十九世纪末欧洲浪漫主义的乐脉,并融入自己深刻的感情体验,创作出一大批旋律优美、感情浓烈的音乐作品,给面临无调性挑战的调性音乐注入新的活力被评论界誉为新浪漫主 义大师。


霍华德·汉森((Howard Hanson,1896–1981)

美国作曲家、指挥家、音乐教育家。1924—64年担任纽约罗切斯特伊斯曼音乐学校校长期间,扶持非传统的原创音乐,促进了当代美国音乐的发展。他自己的作品(如作于1930年的《第二交响曲》,又名《浪漫交响曲》)则遵循浪漫主义传统,管弦乐配器丰富。汉森生于内布拉斯加州瓦胡,曾在纽约、西北大学和罗马美国学院学习音乐。

他的作品还有:《悼贝奥武夫》(The Lament for Beowulf)(1926年,合唱)、《快乐山》(1934年,歌剧)、《第四交响曲》(获1944年获普利策音乐奖)、《人权之歌》(1963年,康塔塔)、《第六交响曲》(1968年)、《新土地,新盟约》(New Land, New Covenant)(1976年,清唱剧),《第七交响曲》(“海洋交响曲”,1977年)。


---------------------------------作品简介-------------------------------

 

“酒神之舞”选自《参孙与达列拉》

    《参孙的故事》在圣经中是有名的悲剧,在基督教世界中家喻户晓。柏拉图认为:悲剧引起崇高感,通过宣泄不良情绪从而达到心灵净化作用。在西方,酒神象征着强烈的癫狂、极乐悲悯。《参孙与达丽拉之“酒神曲”》完完全全吸取了西方文化艺术起源——酒神文化的精髓,将酒神文化精神中狂欢极乐的特质融入到参孙这个古老的阿拉伯悲剧故事当中,将极乐与悲剧紧紧相扣,在层叠反复的旋律中不断推进强化这一极端的情绪结合体,最终“狂欢之至,潸然泪下”,使人体会到那种至美引起的悲泣感。 


巴伯《小提琴协奏曲》

    巴伯的小提琴协奏曲作于1940年,作品14号。1941年2月7日在费城首演,由斯波尔丁担任独奏,奥曼迪指挥费城交响乐团伴奏。巴伯的音乐具有欧洲传统风格,而不是特殊的“美国味”。音乐语言比较保守,富于旋律性、优雅和华丽。但巴伯的这首小协是他作品中少有的几部“现代”风格作品之一。1939年巴伯受一位美国富商的被保护人之托而作。据说当作者写好第一、二乐章时,请一位小提琴家试奏,那位青年小提琴家嫌它太简单,缺少协奏曲的光彩。于是作者答应在末乐章中给这位青年足够的机会炫耀他的技巧,谁知末乐章写成,那位小提琴家又嫌它太难了。所托之人见此则要求巴伯退款,不幸巴伯钱已经用光,只好另请一位小提琴家试奏这一乐章,结果证明它并非无法演奏。这场风波的结局以作曲家退回半数酬金,受托为之写这部作品的小提琴家让出首演权了事。


霍华德汉森《第二交响曲》

《第二交响曲“浪漫”》(No.2,Op30)这一明白表达本身新浪漫主义寻求的宣言式的作品成了新浪漫主义萌生早期的主要作曲家之一。《浪漫》交响曲在传统维度的音乐语汇中暗含了具有古代特点的旋律形状,在节拍的设计支配中毫无掩盖的裸露出对斯特拉文斯基立异节拍手段的浓重兴致,在曲式构造的处置大将变奏兴趣与标准的奏鸣曲式相融会,在和声手段上经由过程奇妙的方法在凸起热潮戏剧性的同时,硬化不协和音带来的激烈突兀感。这一系列的手段支配明白的显示出汉森重视音乐性与说话性,强调情绪抒发与直抒达意的根本立场,同时又恰到好处地接收了古代作曲技法的特色,集中表现出汉森对新浪漫主义的果断崇奉。汉森在音乐作品创作方面获得年夜众赞誉的同时,也对美国专业音乐教导、音乐交换、音乐实际的成长做出了主要进献。这些不懈尽力的结果均是牢牢环绕他对新浪漫主义寻求的果断不移的见证。这位游走在传统与古代、理性与感性接壤边沿的新浪漫主义者,是20世纪音悲观园中标新立异的残暴明珠。

[更多]